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安缦的11个挑战者,展示又新又贵的“奢华”

1988年,厌倦了缔造传统奢华酒店的Adrian Zecha,在当时颇为寥寂的普吉岛开出了精巧、私密、宁静、随意的安缦酒店。这款简约质朴、旨在向家人和挚友的「小」酒店不仅圈粉了戴妃、Kate Moss、高田贤三在内的众金字塔尖人群,更扭转了

1988年,厌倦了缔造传统奢华酒店的Adrian Zecha,在当时颇为寥寂的普吉岛开出了精巧、私密、宁静、随意的安缦酒店。

这款简约质朴、旨在向家人和挚友的「小」酒店不仅圈粉了戴妃、Kate Moss、高田贤三在内的众金字塔尖人群,更扭转了豪华酒店非恢弘、威严、端庄不可的固有形象。

30年来,安缦凭借如有神助的选址、与自然场景亦冲突亦交融的建筑、返璞归真又不失特权感的「观光」方式、极尽归属感的客舍和家人般的员工,迅速拓展了自己的版图,确立了自己在酒店界至高无上的地位。

安缦用自己的筑店美学攻克越来越多仙境甚至国际都会、稳固自己神级地位的同时,也引来了不少致敬者和挑战者(宝格丽就效仿安缦推出了一店一式的行李牌,激励住客为集齐行李牌而遍住全线)。

一同来环顾世界地图和酒店界,盘点那些在选址、建筑、服务和整体调性把控上与安缦有异曲同工的酒店奢牌,静观他们为奢华酒店物种的多样性所做的努力与成果。

01

狮王高定线

The Ritz-Carlton Reserve

人们始终被丽思卡尔顿颇具匠人精神的服务深深折服,但始终觉得其营造方式太过端正老成。2009年末,本就在奢华酒店界有口皆碑的丽思卡尔顿,在泰国甲米揭幕了一座空间尺度更为铺张、营造手法全然不加束缚、同时还隐去了狮王光环的梦幻度假村——Phulay Bay,正式展开了对丽思卡尔顿高定线的布局。这个开场就和安缦颇为相似,两者不约而同地在泰国海岛设立「第一间」。

泰国设计大师Lek Bunnag为酒店打造了颇为隐秘的入口,高耸的围墙上安着摩洛哥风格的厚实木门、往内进是映射池和千支蜡烛环绕的泰式亭阁,这样摒弃了传统前台设计、兼具神秘感和梦幻色彩的到达场景,在颠覆了人们对丽思的固有认知的同时,也彻底激发了狮王的高定创作热情。

在Ritz-Carlton Reserve的首秀Phulay Bay中,配置了108平方米起跳的起步房、造就了一款3x2米的超大床,别出心裁地运用了双向床背,各边以土耳其枕、泰式枕、日间榻围合,以顺应各种睡姿。

而四叶草造型的超大浴缸、瑰丽的壁画、精美绝伦的雕刻、幽谧的庭院和观景露台,无不将空间、私密、匠艺抬升到全新高度。

短短3年后,RC Reserve又将波多黎各一处原隶属洛克菲勒家族的避世之境,改造为丽思高定线的第二间分号。参与改造工程的SB事务所运用摩登、干练的建筑话术,将劳伦斯·洛克菲勒的理念和原址的传奇娓娓道来。并最大限度模糊室内外界限,增进建筑、空间与自然场景的交互。

到了2015年,RC Reserve将自己位于巴厘岛的新分号开到了安缦乌布分号Amandari的隔壁,正式对安缦的神级地位提出挑战。RC Reserve在这件「三号作品」中进一步弱化了建筑的介入。

整座度假村被阿漾河的激流环绕、稻田如舞台般现身度假村核心位置、从位于顶部的到达亭俯瞰,稻田、激流、云雾这些乌布精髓全然在脚下铺展,俨然仙境的即视感。

尽管一墙之隔的Amandari在30年前提出的超前的村落构想,至今仍让人心生敬佩(如果想在巴厘岛体验安缦,个人还是首推Amankila)。但相比Mandapa的出众发挥,安缦的优越感和光环荡然无存。

Mandapa无论是设施完备精良且护理惊艳的Spa、拥有鸟笼式包厢和出众餐饮的食府Kubu、客房里包裹着当地编织技艺的浴缸本就令人眼前一亮。而一贯细致入微的丽思式服务还加着了村落应有的质朴感,更让人深深折服于狮王出神入化的演绎和宽广戏路。

在让建筑全然甘当配角的巴厘岛分号Mandapa后,RC Reserve又试图用建筑和设计大师力作完成品牌形象升华。3件RC Reserve尚未官宣的作品或许是潜在的证据:

设计大师Peter Remedios有一件尚未公布名字的酒店新作,「44间房」和「二世古滑雪度假村」两条信息与之前丽思卡尔顿和YTL联合宣布的二世古Ritz-Carlton Reserve的描述高度吻合。加之Remedios此前为丽思卡尔顿操刀的京都分号好评如潮,这些图极有可能是北海道二世古RC Reserve的样貌。

已故设计大师Jaya Ibrahim操刀、尚未揭幕的九寨沟丽思卡尔顿,近期也传出了有升格Ritz-Carlton Reserve的意图,全别墅格局、安缦御用设计师遗作的头衔、得天独厚的自然场景似乎加码了其底气。

而Kerry Hill生前也设计了一间位于马尔代夫的丽思卡尔顿,似乎也具备成为RC Reserve底气,如果这些项目都会以RC Reserve的身份出场,不仅为RC高定线塑造出强有力的建筑系IP,也将为RC Reserve对战安缦提供更多同台竞技的底气(Jaya和Kerry Hill均为安缦御用)。

02

买安缦不成,当自强

Cheval Blanc

以收购并重振濒临破产的Dior起家的LVMH掌门人Bernard Arnault,向来钟情于买买买,这位不可一世的奢侈品帝王在高雪维尔孕育了首家白马酒店、涉足酒店领域后不久,有过凭收购安缦来壮大LVMH酒店版图的念头

幸亏这项买买买计划以失利告终,促使阿诺特先生全身心投入对马尔代夫新分号的雕琢。

最终,阿诺特请来了安缦的御用设计师Jean-Michel Gathy;LVMH上上下下更是全情响应「君主」的号召为酒店备货;艺术大师Vincent Beaurin负责为每个空间烙上白马Style的艺术符号......

白马对当代设计、先锋艺术、法式匠艺和饕餮体验的痴情和呈现震动了全世界。Conde Nast Traveler在当年的Hot List中对其大赞一番后给出了这样的总结陈词——安缦的王冠将不保。

马尔代夫白马的空前成功,安缦御用设计师Jean-Michel Gathy毫无保留的创作功不可没。其标志性映射池园林、天主教堂尖顶,完美烘托了白马竭力呈现的法式优雅、匠艺和旅居态度。成功塑造了一套专属白马的美学体系,Yannick Alleno领衔的先锋食府Le 1947、和各路限定款商品满堂的概念店更是如虎添翼。

LVMH原创的马代白马艳惊世界后,白马品牌和LVMH酒店板块依然难改买买买的习性,圣特略佩白马和涵盖了传奇酒店、豪华河轮和奢华列车的Belmond(与LVMH一同竞购Belmond的是朗廷)都是这一嗜好的产物。

好在,原创精神未被埋没,白马的下一步方针和安缦一致,攻占全球最顶尖的都会城市,安缦抢占了东京(2014)和纽约(2020),而白马也不甘示弱,把大旗插进了巴黎(2020年春)和伦敦(2022)。

03

水居美学虹夕诺雅

Hoshinoya

与安缦遍用Kerry Hill、Jean-Michel Gathy、Ed Tuttle等多位大师不同,虹夕掌门人星野佳路从轻井泽首店起,就专注和东利惠在内的同一批设计团队创作每间酒店。

出身温泉旅馆世家的星野佳路先生与东利惠女士的交集始于80年代的康奈尔大学,当时东利惠主修建筑、星野佳路攻读酒店管理。两人常相约去吃猪排饭,星野佳路总会对冰雪运动滔滔不绝,东利惠则热衷分享各色建筑作品。

90年代初期,两人相继返日协助家族事业。星野家族于20世纪初创立于轻井泽的温泉产业早已众所周知。而东利惠的父亲则是大名鼎鼎的建筑家东孝光,去年刚被列入东京都历史保护建筑的——塔之家,正是东利惠自幼成长的所在。她至今还住在这座屹立了半个多世纪的袖珍住宅里。

为了对传统日式旅馆进行改革,星野佳路没少跟专注营造建筑空间的东利惠头脑风暴。后来,索性协同东利惠对星野家族轻井泽大本营的「蜻蜓之汤」进行改造。结果,改造后汤馆的建筑构造和与自然场景的交融一鸣惊人。双方启动了更为深度的协作——打造颠覆日式旅馆形象的虹夕诺雅。

轻井泽和京都之后,这段校友之情还促成了更多旅居盛筵——富国岛的新派村落、河口湖的奢版营地、东京的高层日式旅馆(安倍为伊万卡庆生的据点)、巴厘岛的运河奇观......无不转变着世人对隐世的固有认知。

东京虹夕诺雅将传统本地人文表演和往昔旅居美学引入现代酒店的思路和安缦有着异曲同工,更巧合的是,虹夕诺雅和安缦登陆时间仅差1年、两者相距仅百米、房间数同为84间。虹夕诺雅胜在于地下1500米处取到了真温泉,让住客得以在东京上空体验露天风吕。住客亦可披上衣帽间里的和式外套,登上人力车前往皇居、东京站、银座作私家探访,优越性和在地感丝毫不输几步之遥的安缦。

即将开幕的京都安缦(上图为京都安缦模型),将成为虹夕和安缦两者继东京和巴厘岛乌布后的又一次正面交锋。而虹夕诺雅也计划在冲绳梅开二度(下图),并将在日本和中国开设更多分号(中国项目未官宣),期待这位安缦劲敌更多演绎、以及与安缦的更多「碰撞」。

04

La Reserve

La Reserve的拥有者Michel Reybier并非与生俱来的酒店人,据说这位玩转了太多产业的大亨在90年代的一次度假行程中,被一间东南亚酒店深深折服,于是挖走了酒店的总经理,助力其入手各式「酒店藏品」(包括大名鼎鼎的Victoria Jungfrau和Bellevue Palace)、并逐步缔造一座令世人惊叹的酒店帝国,而La Reserve正是其酒店帝国中的至尊系列。

La Reserve的第一间孕育于上世纪90年代的日内瓦,这间酒店与市区隔着秀美的天然屏障——莱蒙湖,进出城观光、Shopping都依靠La Reserve定制版游艇代步,是日内瓦唯一的城市度假村。

除了避世的选址和治愈的设施,酒店还是百达斐丽的御用拍卖场地,礼宾可以订到很难搞定的表款以及罗杰杜彼表厂的私人参观。Michel还是深度中国迷,酒店内还有不乏中国元素和艺术品、以及一家米其林1星中餐厅!足够亲和中国贵宾和中国胃。

如果说日内瓦的首秀是为了打好头阵,建立起避世又尊崇的IP,那南法和巴黎分号绝对令La Reserve备足了成为安缦劲敌的底气。

南法的Ramatuelle由名建筑师Jean-Michel Wilmotte操刀,以极简主义示人,摒弃了繁复的线条和累赘的装饰,誓与传统南法度假酒店拗断。

巴黎的酒店由时装大师皮尔·卡丹的私邸改造而来,这间精巧的酒店在Jacques Garcia的妙笔下尽显戏剧性和梦幻色彩,将印象派油画的质感与当代实用主义完美交融,并在精巧的体量中加入了先进的康体设施和米其林两星餐厅,令私邸氛围和大酒店的周全得意兼得。另外,La Reserve的出现也全然改变了巴黎宫殿酒店的排位,其房价稳稳地凌驾于巴黎丽兹和克里雍之上。

碧昂斯、麦当娜这样的天后都是La Reserve公寓的常包客、Anna Wintour还亲自在La Reserve为Tory Burch举办招待会、而Aman Junkie贝克汉姆先生亦是La Reserve的忠实拥趸。La Reserve的下一间将位于苏黎世一座华美的建筑中,其雍容的外表下将植入鬼才设计师Philippe Starck调皮又不失优雅的迷人空间。

05

造梦大师

Oberoi

印度的奢华酒店界无疑是Taj和Oberoi两大酒店帝国的对决,尽管Oberoi不像Taj那般坐拥大批真宫殿,但其新建宫殿的宫殿绝对让那些原配宫殿眼红不已。

Oberoi的开头很简单:1934年,老Oberoi从英国人手里买下了德里和西姆拉的两间酒店,他的两个儿子又将其扩张成不可一世的Oberoi酒店帝国。不过,真正确立其至尊地位的是其上世纪90年代的几间新宫殿——阿格拉的Amarvilas、乌代普尔的Udaivilas和斋浦尔的Rajvilas。

阿格拉的Oberoi Amarvilas无疑是距离世间最美建筑——泰姬陵最近的奢华酒店,直线距离仅600米,但这一选址就足够确立Oberoi的超一线奢牌地位了,这座后生宫殿的所有客房都直面泰姬陵、园林是莫卧儿王朝宫殿和凡尔赛宫的美妙合体、建筑物配有呼应泰姬陵的优美穹顶,更牛的是,造访泰姬陵的游客在距离泰姬陵很远处就得下车步行,而Oberoi的住客可以搭乘酒店的Buggy掠过众步行人流,然后在入口处悠然下车入场。

Oberoi的新建宫殿但介于安缦的极简和Taj的繁复间,用巧夺天工的技法、无边无际的尺度和天马行空的创意,尽情创作「后生宫殿」,全无急功近利之感,以最优雅的姿态与那些造作的「赝品」划清界限。

造店技巧再如梦似幻,也不及Oberoi的造梦功力,员工躲在屋顶上撒花瓣、让孔雀在园林中闲庭信步、下车进门的功夫也有人撑着帝王巨伞伴你入户、每一颦一笑都足够赏心悦目、所有需求都会在提出前得到最妥帖的满足,无论这个需求多不可理喻......一切归功于Oberoi自办的酒店管理学院,倾力培养一流酒店人才。

Oberoi还率先提出不要当面给员工消费,而应该在离开时统一交给总经理统一分发给员工,因为Oberoi信奉——荣誉是集体的,而疏失是共同责任。如果你问我,为何如此痴情印度,那80%的原因是Oberoi。说Oberoi象征着豪华酒店界的最高水准真是丝毫不为过。

06

茶叶世家的酒店王国

Resplendent Ceylon

Dilmah可不止为酒店定制茶包,这个茶叶世家自己也经营酒店。这个斯里兰卡茶叶国牌走向世界后,引得大批爱茶人前去Dilmah茶园和茶场巡访。这些访客最初在茶园员工的带领下见证茶的制作过程,入夜后寄宿在茶园经理家中。

Dilmah创始人Merrill Fernando的一对儿子由此得到灵感,将几处古雅的英式宅邸改造为迷人的殖民风格客舍。

客舍内部标配四柱床和虎爪浴缸;殖民风格门廊上可赏景、小憩、享用殖民时期的菜肴茶点;屋外环绕着英式花园、泳池、网球场和无敌美景......充满了对旧世界的追忆。Resplendent Ceylon的首秀——Ceylon Tea Trails(锡兰茶径)就此成形。

笼着时髦纱笼的员工如家丁般安排着住客的起居、茶场探访、邻近城邦探寻,当然也包括免费的衣物熨洗、英式下午茶、英殖时期美食和睡前满浴缸由茶叶和鲜花调配的浴液。当然,也可以无忧无虑地浸入依山而筑的无边泳池,接受360度无死角美景的拥抱。

无边泳池很快延续到了栖身斯里兰卡海岸地带的「第二间」——Cape Weligama。而且成了依附着悬崖雕琢、池面呈星月造型的无边泳池。

除此之外,Cape Weligama还坐拥霸道的海景、时髦又不忘怀古的客舍、包括观鲸和冲浪在内的丰富活动,由此令这出由茶叶公司打造的酒店系列形象更立体多元。巧合的是,这个兰卡出品的RC(Resplendent Ceylon)和丽思卡尔顿RC Reserve的第一间都出自Lek Bunnag。

如今,这个茶叶王国孕育的酒店帝国又在雅拉国家公园安营扎寨(此分号名曰Wild Coast Tented Lodge),以一座座蚕茧式奢华帐篷、独特的游猎体验,为到访兰卡的高端旅行者添加了一款旅居方式和鉴赏视角。

07

游猎之王

SINGITA

尽管权威旅行媒体将Royal Portofolio奉为非洲的安缦,但在分布、营造手法和游猎理念上更深入人心的Singita显然更名副其实。

AMAN意为「平和之地」,而Singita意为「奇迹之地」。其诙谐又不失优雅的字体似乎已经泄露了这个游猎界安缦的本性。

第一间Singita由Luke Bailes在其祖父1925年购得的一片私人保护区上筑起,Singita向来以尊重当地部族和生态、优雅舒适的游猎态度、专注最顶尖材质和用品、只偏爱交由非洲本土设计师和艺术家创作并雕琢酒店。

而且呈现的形式从帐篷营地、庄园到树屋、大宅,从终极野趣到极尽雍容无所不能。无论是温文尔雅的乔治·克鲁尼还是作风新派的Justin Timberlake,都选择携娇妻前往Singita度蜜月,小贝将其征为举家出游的行宫。

你或许很难用某种风格去形容极尽变色龙气质和波西米亚色彩的Singita,不过或许可以借用Singita自己对自己风格的定义——Ralph Lauren家居风格。没错,是有点Ralph Lauren家居展间的赶脚。

08

澳式自然

BAILLIE LODGES

谁说粗旷的澳洲人不擅长出品细腻迷人的顶级酒店,天性自由、热爱自然的澳洲着实盛产美到让上帝颤栗的酒店。而Baillie夫妇出品的Baillie Lodges正是澳村酒店创作界的翘楚。

Baillie Lodges出品的三款风格迥异的Lodge都是对大自然的礼赞:Longitude 131的帐篷如众星拱月般「拱」起艾尔斯岩、Capella Lodge则如同一个个发往海边的快递箱、而Southern Ocean Lodges则是刚刚在悬崖边靠站的银色专列。而对酒店极具鉴赏力的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也在访澳期间将BAILLIE的Longitude 131征为行宫。

09

南美帮

Explora / Awasi / Vik

紧随安缦诞生的EXPLORA同样是极尽革命性的酒店品牌,在其创始人Pedro Ibanez决心筑店前,南美那些优胜美地并没有与之相称的奢华行宫。

从1993年首间Explora分号在萨尔托齐科瀑布上揭幕至今,Explora已遍布南美最圣美、最难到达的7个点,沙漠、国家公园、葡萄园、保护区甚至复活节岛上最最绝杀的位置无不飘荡着Explora的旅居美学,让户外爱好者以最优雅从容的姿态切换身旁的最瑰丽风光,串联起来恰好是一趟南美胜景集锦。

Explora的选址向来以精妙、霸道著称,其酒店所在无不是明信片和教科书上的常客。其他旅者需要长途跋涉到达的赏景点,大多是Explora酒店推窗可见、每刻相伴的场景。

而Explora的酒店建筑不仅足够对得起绝杀的选址,甚至有些建筑令周围的景致也禁不住赞叹,毕竟这些建筑一律由南美最出类拔萃的建筑奇才加持,如同在大自然间的舞蹈,随性和从容间透露着南美人特有的激情和先锋意识,其印加圣谷分号更似马丘比丘在世。

此外,Vik Retreats(以Playa Vik的跳板式泳池一炮而红)和Awasi两大品牌,无论建筑、选址还是活动体验也都较Explora有过之而无不及,成为南美军团另两股对安缦构成威胁的强大势力。

···

成为安缦劲敌似乎是酒店界最良性的竞争守则,他们让旅居美学更多元而美妙,谁是你心目中安缦的劲敌?是上述的某一家,抑或Soneva, One & Only, Oetker Collection, Belmond? 期待你的选择与观点。